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众人的神色,疑惑不解之余,才是震惊。

他们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可是,仍旧不敢去相信。

如果真如他们心中所想,那么之前薄家的老爷子那又是开记者会澄清关系的,又是将人赶出薄氏的,就连刚刚在外面,他也一直当着他们的面各种抓住机会讽刺薄景川。

什么当了小白脸,什么戴了绿帽子,什么不如人,甚至又搬出薄家当幌子,让他跟那位温先生道歉……

这一系列的举动……

谁能会把那个可能性安放到这个在一事无成,跟着女人吃软饭的男人身上?

还是说……

这薄老爷子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孙子还有其他的身份?

众人朝着左边第二席位的位置看去,果然看到老爷子的脸在隐隐抽搐着,盯着站在主位上的薄景川,神色快速变化着,无法形容。

他盯了薄景川半晌,才缓缓将视线放到了对面的温煦琛身上。

“温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也坐错位置了?”

温煦飞淡淡勾唇,给了老爷子一个温淡客气的笑容。

“薄董说笑了,我既然能够参加这次的国际峰会,就应该不会蠢到连自己的位置都找不到。”

老爷子脸色猛然一变,握着拐杖的手紧的颤抖。

他再次眉眼沉沉地开口,“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煦琛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老爷子的问题。

明明知道了结果,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他自然没有必要配合他这多此一举的问题。

薄老爷子和温煦琛这一番对话,让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一片死寂中。

这么说……

众人再次将视线放到主位上,心态几番转换,再看向薄景川。

一身名贵西装,熨烫的一丝不苟,他的双手手指自然地抵在会议桌上的边缘,腕处的钻石袖扣熠熠闪光,满身的尊贵优雅,浑身强势逼人的气场满溢。

一双漆黑冷厉的眸子缓缓再众人脸上扫过,众人立即觉得身体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宛若从剑戟刀枪中淌过一般。

哪里还有当初把他看成小白脸时候的心态?

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心中的成见一旦解除,知道事情的真相,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众人此刻仍旧是一脸的惊疑,只因这件事情的真相带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大,一时间都还还没有反应过来。

今晚备受讽刺,他们完全不看在眼里的男人,居然……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薄景川在主位上微微弯身,缓缓坐了下去。

脸色再是齐齐一变。

几秒钟之后,便听到男人低沉却冰冷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响起,透过面前的隐形话筒,传遍整个偌大的会议室。

“我是薄景川,‘冥’集团的创始人。”

“!!”

“!!!”

尽管早就有猜测,在听到他亲口承认时,众人还是震惊地瞠大了眸子。

真的是……

不仅仅是最高负责人,还是创始人。

名列国际第一的企业主宰,居然这么年轻……

薄老爷子也无法控制地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薄景川,嘴唇止不住地颤抖。

“你……你说什么?”

薄景川冷冷看了他一眼,“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这个没有薄家什么都不是的人,的确是有能力养活自己的。”

何止是养活自己?

老爷子脸色震惊中带着几分苍白,“你是冥集团的创始人?”

他摇头,“怎么可能?你拿什么创立这么大一个集团?而且短短几年便一跃成为国际第一的位置!你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也该注意一点事情的真实逻辑性……跟温先生演这场戏,事情暴露,不觉得更丢人吗……”

温煦琛闻言,靠坐在椅子上,姿态闲适,看着老爷子笑道:

“承蒙薄董如此看重,不过,我跟我们薄董事长年纪差不了多少,您宁愿相信我是冥集团的创始人都不愿相信自己的孙子是,这是什么心态?我想我们薄董事长的能力,您应该最熟悉不过吧?”

薄老爷子手中的拐杖磕碰在会议桌上,发出“咚咚”的响声。

他垂着眸子,神色不明。

良久,他突然冷笑一声,讽刺道:

“怪不得,怪不得……”

笑话,简直是笑话。

从头到尾,原来最可笑的那个人,是他。

怪不得他当初可以毫不犹豫地放弃偌大的薄氏财团,原来是因为他手中有更大的筹码。

他一辈子以薄氏引以为傲,认为放弃它的薄景川简直愚不可及。

他处处用薄氏打压他,诱惑他,却不想,他最在乎的东西,却在这个孙子的眼里,不值一提。

甚至,连一个女人都比不上……

他此刻的思绪万千,过往的事情一点点在脑海中闪过。

当初他觉得他这个孙子有多愚蠢多可笑,那么现在的他就有多愚蠢可笑。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态。

这薄老爷子最近的操作是一波接一波,他们就算不想关注,也都知道个大概。

向来把薄氏看的高高在上,几次三番在公众仗着薄氏的财权讽刺逼迫薄景川和沈繁星,这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更在峰会开始之前刚刚召开记者会撇清跟薄景川的欢喜,甚至在刚刚,都在拿薄氏老董事长的位置以及长辈的身份对薄景川极尽讽刺羞辱。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又尴尬。

薄岳林此刻的脸色也格外难看。

也是现在,他才终于清楚,为什么最近的薄氏,一直都在被“冥”集团处处针对,大事小事接连不断,一点点的消耗着薄氏。

比起一刀人头落地,凌迟才是最可怕的酷刑。

全力围剿薄氏这句话,不只是说说而已。

太轻敌了。

可是,谁能想到,薄氏数来数去就这么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然而在全世界这么多人中,又偏偏是景川。

真是可笑……

一开始他不甘心偌大的薄氏交给大哥,之后又交给景川,花了心思费了精力,穷极一生才刚刚将薄氏拿到手里,却不想,景川却早已经对薄氏不屑一顾了。

真是太可笑……

一旁的莫里先生见现场气氛不太对,上前打圆场。

“薄先生,不如您先讲一讲‘冥’集团的发展史吧?”

众人纷纷回神,将视线放到了薄景川的身上。

薄景川淡淡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学时期的产物,当初只是玩玩儿,没想过它会有今天的规模。”

“……”

“……”

“……”

这话让所有人心里气的几乎要集体吐血。

如今在这么多国际企业精英当中稳坐首位,力压他们一头,世界第一的位置,本以为会有多呕心沥血的经历和壮观的场面,结果只是……大学时期的产物?

他到底知不知道现在大学生找工作都难,更别说创业了。

而他这口气,大学时期创业明显就是玩玩的心态,结果人家玩玩,就一不小心玩儿出个世界第一来。

这他妈让他们在座这些奋斗了几十年,甚至继承了祖祖辈辈打下来的基业的人到底情何以堪?!

沈繁星闻言也是诧异地挑眉。

居然是这样吗?

她还以为,他是为了给自己的jun火事业找一个很好的代替平台呢!

结果“冥”集团却是他上大学的时候创立的?

这么说,“冥”集团也有些年龄了。

众人磨牙霍霍,一旁的莫里先生也是一脸尴尬。

“那么……您能不能透露一下贵集团能够成功走到现在,主要取胜在哪些方面?比如经营范围和方向……”

薄景川淡淡道:“大海捞针,所有行业都揽到一起,哪一年碰到哪行行情好了,便大赚一笔。”

众人咬牙切齿,这哪儿来的妖怪,赶紧把他收走吧!

太尼玛气人了!

他这意思是今年黄金涨价,他做黄金买卖!

明年钻石涨价,他做钻石买卖!

后年房地产生意好做,他便做房产买卖吗?!

这典型墙头草,风往哪儿吹他往哪儿飘!

有什么可值得采纳学习的?!

殷睿爵和薄景行快要被薄景川的回答笑死了。

这仇恨拉的足以让全世界的人都得恨上他。

沈繁星自然也对薄景川的回答有些无奈,看着他的目光带着质疑。

薄景川恰好看过来,见她的样子,微微蹙了蹙眉。

“你在质疑我?”

沈繁星挑眉,不置可否。

薄景川长眉有些下沉,薄唇紧抿,“不准质疑。我说的都是真的。”

沈繁星虽然惊讶,但还是极给面子的乖乖点了点头。

众人:“……”

他们参加的到底是不是全球瞩目的国际峰会?

怎么今年完全变味了。

莫里先生也有些心力交瘁,“薄先生……”

薄景川眸子中划过不耐,将视线从沈繁星的身上收回,冷冷扫了一眼偌大的会议室,又淡淡开腔。

“完善的运营规划,与时代递进的观念,先于时代的创新,广纳贤士,认清自己的立场,多学学金融管理方面的知识,公司能走到哪一步,取决于你对金融管理这方面的知识渗透了多少。就这些,往日里那些成功的经济学家都说烂了的东西,都值得深究。左右不过那几句,我相信在场都是成功者,对我说的这些应该都有共鸣。”

众人:“……”

总结的简直又大众又笼统。

许是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太不给面子,薄景川难得又主动开口多说了一句。

“不要去做适应这个当下时代的人,也不要去做推动时代前进的人,而是走在时代的前面,拉着它走,这样你往东,它自然……不敢往西。”

众人顿时醒悟,但是同时也很容易明白,这分明就是要让他们走风险啊。

虽说都是世界杰出的企业家,但是做出一些超乎时代的事情,无非就是要砸大价钱,冒最大的风险……

然而薄景川显然言尽于此,看众人纠结的眼神,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温煦琛。

“你是公司的执行总裁,具体你来替我讲吧。”

话音刚落,会议室就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众人都迫切地欢迎薄景川赶紧让位。

温煦琛伸手点了点眉心,最后在薄景川强烈的视线中无奈站起了身。

这就是人家董事长的特权,只要他不想,他就得无条件的补上。

刚刚打算离开坐在,就见薄景川连身子的没起,直接坐着滑轮椅子,滑到了沈繁星旁边。

温煦琛身子一顿,神情难得有些阴沉。

莫里瞥了一眼身旁的司仪,司仪连忙搬来一张椅子放到了主位。

温煦琛这才冷着脸走过去。

薄景川视若无睹,沈繁星却有些尴尬地对他笑了笑,才对身旁的男人说道:

“你闹什么,这么严肃的场合……”

“我闹什么了?不是好好的进行着吗?”

他要真闹,这国际峰会能开的下去吗?

沈繁星对他实在有些无奈,“这次峰会之后,一定有会有人对你极度不满,各种……”

薄景川勾了勾唇,“如果他们不怕有嘴没饭吃的话,大可以对我极度不满。”

沈繁星顿了顿,“……您本事真大。”

薄景川挑眉,“不大怎么配做你老公?”

温煦琛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冒出来,重重咳了一声,扬声道:“大家好,我是冥集团的执行总裁温煦琛……”

声音瞬间将他们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沈繁星一张脸红透,抬头看向温煦琛,再也不给薄景川一个眼神了。

温煦琛毕竟身负薄景川踢给他的重任,坐在主位上慷慨讲解十几分钟,终于完成任务。

之后就是自由提问时间,薄景川全程充当事外人,完全不给其他人向他讨教的机会,全程注意力都在身旁的女人身上。

而沈繁星却觉得,自己另一侧的气氛才是诡异的厉害。

薄岳林和薄老爷子都坐在原地,从头到尾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周围人也识趣不去往枪口上撞。

没多久,就见老爷子突然撑着拐杖起身,紧抿着唇,抬眼望向薄景川。

“你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才瞒着我冥集团事情的是吗?”

薄景川脸上的神情渐渐冷了下来,“您指的今天,是这次的国际峰会,还是你迟早都会把我赶出薄家这件事情?”

老爷子气的胡子直颤,“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真的把你赶出薄家!”

吼完,他深吸一口气,又道:“不管指的是什么,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薄景川神色冷漠,声音更是没有任何波澜:“你想多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你真的会把我赶出薄家。”

会议室渐渐安静下来。

沈繁星的神色也渐渐变得冷漠。

老爷子的神情微微僵了僵,之后又道:“那你又为什么创立冥集团?又为什么瞒着我?难道不是为了有朝一日有足够的资本与薄氏对抗?你到底想的有多长远,在我的身边蛰伏这么多年?!”

沈繁星脸色已经太过于暗沉,薄景川却暗暗抓这着她的手,拇指安抚地摩挲着她的手背。

“没想过要跟薄氏对抗,之所以放任他成长,也只是听了您的教诲罢了。”

薄老爷子一愣,“什么?”

薄景川勾唇,抬手轻轻搭在沈繁星的肩膀上,然后缓缓站起了身。

挺拔的身姿瞬间拔高,敛眸看向老爷子,清冷的声音缓缓道:

“您说酒不能碰,女人更危险,女人是软肋,是累赘,不能迷恋,不能上瘾,不能深陷,一切可以让人上瘾的东西,都是禁忌,不要让任何因素左右我的思想,影响我的判断。可我又凭什么要让这些东西束缚我?”

“我想要给的,可以肆无忌惮的给。我想要要的,也可以肆无忌惮的拥有。软肋也好,累赘也罢,既然我敢要,就必然敢许她一世长安。”

“你说的其实是对的,我也很认可并且一直在施行。我的确不会允许这世上任何东西轻易左右我的思想,就比如你拿着薄氏威胁我做出任何我不想要做的事情时,冥集团的存在足以让我毫无顾忌地拒绝。”

【又是肥肥的一章!来,一起跟我说:薄大大你又帅又酷!】

喜欢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请大家收藏:(www.bszds.com)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百书斋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最新章节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全文阅读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txt下载 - 楠楠李的全部小说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百书斋读书

猜你喜欢: 隐婚180天:豪门老公,撩上瘾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头号新欢:Hello,顾太太重生之绝世大小姐总裁爹地宠上天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娇妻在上,蜜蜜宠!君少心头宝,夫人哪里跑我见军少多有病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野性小叔,别乱来!好想住你隔壁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重生六零好时光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误惹豪门:爵少的迷糊新娘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总裁老公,宠宠宠!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军少的神医甜妻一夜危情:豪门天价前妻总裁的天价穷妻霸道帝少惹不得霍少,你老婆又逃了老公宠妻太甜蜜
完本推荐: 燃钢之魂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全文阅读抗战烽火之单兵突击全文阅读蹭出个综艺男神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无限花钱系统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至尊神帝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永生天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不良之年少轻狂全文阅读一剑霜寒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超级大主簿全文阅读末世虐杀游戏全文阅读万历驾到全文阅读异界魅影逍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界神豪系统打造火影世界次元法典茅山捉鬼人万界最强共享系统掌家小农女我本港岛电影人清妾星际淘宝网总裁的天价穷妻武傲九霄你是我的万有引力都市剑说我在明朝当国公重生奋斗俏甜妻都市逍遥邪医我的末世领地大唐腾飞之路重生甜妻:狠会撩极品透视保镖重生之八十年代新农民神农别闹穿越之大宋小地主科技霸权最强弃兵施法诸天重生嫡女有空间绝品神医系统之善行天下漫威世界的术士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txt下载手机版 - 楠楠李的全部小说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百书斋读书移动版 - 百书斋读书手机站